請記住域名:m.biqugeso.net
第674章 二選一
  class="Readarea ReadAjax_tent">  第674章 二選一(1/2)

  張朝陽唯唯諾諾的走到南之廷跟前,恭敬的打招呼,“前輩好。”

  “打住。”南之廷抬起食指打斷他的話,“隔行如隔山,這聲前輩,我可受不起。”

  “南影帝這是說的什麽話,大家都在娛樂圈混飯吃,您是行業翹楚,我叫您一聲前輩,是應該的。”張朝陽彎著上半身,聲音不大不小。

  “嗯哼?”南之廷一雙黑眸幽暗深沉,麵不改色的盯著他,“我以為練習生隻是你的副業,討女人開心,才是你最拿手的,不是嗎?”

  被包養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都是一種恥辱,更別說擺上台麵來提了。

  張朝陽的臉色頓時就不那麽好看了,語氣也變得疏離起來,“南之廷,你什麽意思?我討不討女人歡心,跟你沒關係吧?哦,還是說我搶了你的生意,你嫉妒?”

  南之廷聞言麵色一變再變,難看到極點,雙方隔空對峙著,互不相讓。

  長達十幾秒的沉默之後,南之廷忽然起身,一隻手掐住張朝陽的脖子,聲音帶著嗜血的陰戾,“你以為天下所有男人,都跟你一樣賤?”

  張朝陽試圖撥開南之廷的手,可無奈南之廷的力氣太大,他根本動搖不了。

  很快,他的臉因為窒息而漲得通紅。

  看這南之廷從善如流的神色,張朝陽眼底飛快的掠過一抹狠意,隨即抬腳,便朝他下方踢過去。

  南之廷早有防範,眼疾手快的將他的腳踢開,隨即鬆開手,抬腿又是一腳,直接將張朝陽踹倒在地。

  張朝陽重重的倒在地板上,摔得頭昏腦脹,半個身子又痛又麻。

  一股強烈的羞辱感湧上心頭,他一拳打在地上,咬牙切齒的瞪著南之廷,“影帝就了不起嗎?影帝就可以隨便作踐別人嗎!”

  “我跟你拚了!”

  回過神,爬起來就朝南之廷衝去。

  但在他靠近南之廷之前,卻先一步被朱哥從身後抱住。

  朱哥身材高大,渾身一股蠻力,平時就是南司城的經紀人兼保鏢,張朝陽柔柔弱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隻能不斷扭動四肢叫囂。

  “呸!什麽狗屁影帝!根本就是個仗勢欺人的敗類!你等著吧,我一定會讓公司告你!告到你身敗名裂!”

  南之廷麵不改色的拍了下外套,“告吧,盡管放馬過來,我等著你。”

  “啊!!!有本事單挑——”張朝陽憤怒的咆哮著。

  南之廷勾了下唇,麵上卻沒有半點笑意,“好啊,朱哥,放開他。”

  “好勒。”朱哥隨即鬆手,退到門邊,防止有人衝進來偷拍。

  張朝陽得到自由,卻沒有發起攻勢,隻是原地哼了一聲,將衣服整理好,兩隻眼睛瞪得渾圓,貌似隨時都會失控。

  看起來很凶,但又完全沒有殺傷力。

  “我應該沒有得罪過你吧?”張朝陽不服氣的問,“你為什麽要這樣對我?”

  “問的好。”南之廷重新回到沙發上坐下,雙腿交疊,一隻手搭在膝上,一隻手自然的搭在沙發扶手上,直接有一下沒一下的在上麵敲打,“一件事,離開季小小,但是不能傷了她的心,理由你自己想,我隻要

  class="Readarea ReadAjax_tent">  第674章 二選一(2/2)

  結果。”

  “憑什麽?”張朝陽脫口而出,說完又想起什麽似的,試探的問,“難道,你看上她了?”

  “這不是你該知道的事。”南之廷麵不改色的說,“你和季小小在一起,不就是因為他是蘇清歡的經紀人,想從她身上撈好處嗎?現在你想要的都得到了,也該見好就收。”

  “南之廷,你別血口噴人啊,我對小小是真心的,你了解我們嗎,就在這裏多管閑事!再說了,你有什麽資格讓我離開她呀!”張朝陽理直氣壯。

  “我當然有資格。”南之廷嘴角上揚,眼神卻包裹著沁人的寒意,“蘇清歡是我的好朋友,季小小是為她工作的,我必須保證她不會因為任何事情影響工作心態,你這麽大一個不確定因素,我自然要摘除。”

  “嗬,”張朝陽冷笑,“我要是不分呢?”

  “可以。”南之廷的話不輕不重,“明天你就能如願以償,登上頭版頭條,在各大社交軟件,看見你和你那些姐姐阿姨們的甜蜜照片,二選一,自己考慮。”

  “卑鄙!”張朝陽垂在身側的手死死攥緊拳頭。

  南之廷聳了聳肩,語氣輕飄飄的,“罵吧,罵個夠,idon“tcare”

  被如此刺激,張朝陽反而無話可說。

  留這季小小,以後固然不愁接不到工作,可若是他被包養的事情,真的曝光,他的演藝事業就徹底完了。

  娛樂圈最不缺的就是小鮮肉,等他名聲臭了,那些富婆也不會再多看他一眼。

  與其因小失大,不如斷臂求生。

  張朝陽咬緊牙關,將衝到喉嚨的怨氣全都壓下去,最終還是答應下來,“我會照你說的去做,但要照顧季小小的心情,總得給我點時間。”

  “一個星期。”南之廷決然道,“一個星期之後季小小如果不恢複單身,娛樂圈,也不會再有張朝陽這個名字。”

  “好。”

  張朝陽沒再多說,轉身離開了。

  門開了又關,腳步聲消失在走廊裏,朱哥才回過臉來。

  “這種廢物,幹嘛不直接曝光他?”朱哥問。

  “我有自己的打算。”南之廷長出一口氣,揉了揉眉心,“你先出去吧,朱哥,我想自己靜一靜。”

  朱哥也沒多說,想當然的認為,他做這麽多,隻是因為關心蘇清歡,關上門就退了出去。

  ——

  最近蘇清歡總覺得胸口悶悶的,吃過早餐,南司城便帶著她出門散步透氣。

  經過一個廣場,偶然看見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在擺攤賣字。

  小小的攤子擺在廣場邊緣,桌上隻有紅紙和筆墨,一根細線綁在身後的兩棵樹上,男孩的寫的對聯就掛在細線上,供路人觀看評價。

  但這生意顯然不如旁邊套圈的紅火,幾乎沒有人光顧。

  蘇清歡覺得孩子可愛,正準備過去給他捧捧場,結果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先過去了。

  “咱們倆來比賽吧,誰寫的字最先賣出去,誰就贏,你要是輸了,就把你那塊蛋糕送給我吃,怎麽樣?”老人逗孩子。

  “好!”小男孩顯然很有骨氣,一口答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