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biqugeso.net
第352章 遠遠守候
  慕輕棠掛斷了電話,心情尤為沉重。

  “就這幾天,我得盡快想個辦法,接近付議員,跟他去柳月別墅。這次在裏麵一定能找到製裁宋凱哲的證據,但前提是,我必須光明正大地走進去。”

  “怎麽可能呢!宋凱哲是白懿養的狗,你和白懿是血海深仇,他怎麽可能讓你光明正大接近他的老巢?”洛傲嵐擔憂地問。

  “所以我說了,我要靠著付議員進去啊。”

  慕輕棠眯了眯水盈盈的眸,像狡黠而魅惑的狐,“而且,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博取宋凱哲的信任,最好我大大方方站在他麵前,讓他看不慣我,恨透了,卻打不死我,我氣死他。”

  “對對對!氣死他!氣得他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洛傲嵐說完又覺得不對,這不是催著慕輕棠以身犯險嗎,於是忙一把攥住她的手,“不行不行……萬一宋凱哲和付議員聯手,拿付議員當誘餌引你入甕,然後借機把你斬草除根呢?!輕棠,你決不能冒這個險,你還有孩子們呢你要有個好歹我怎麽跟少爺們交代?還是我代你去吧,反正他們都知道我是你的秘書,我替你出麵也不是不可!”

  慕輕棠淺淺一笑,搖了搖頭,“宋凱哲和白懿的目標,從始至終都是我,你去他們不會把自己最卑劣邪惡的一麵展現出來。”

  “隻有我,才能勾出他們壓抑在胸腔裏太久的怨恨,我要的就是他們窮凶極惡,圖窮匕見,我要的就是此行凶多吉少,他們最好用最凶狠歹毒的方式對待我,他們辱罵我的每一句話,甚至刺在我身上的每一刀,都是揭露他們罪惡的證據。”

  洛傲嵐呼吸一窒,驚呆了。

  這個女人,漂亮得近乎脆弱的軀殼裏,到底隱藏著怎麽樣蓬勃旺盛的生命,堅韌強壯的信念啊!

  “放心,你和阿寧到時候都要幫我,我一定會全身而退的。”慕輕棠寬慰地拍了拍她的肩,笑得爽然。

  “唉,栗桃這個姑娘也是的,怎麽跟三小姐一個尿性。”

  洛傲嵐歎了口氣,“看著柔柔弱弱,可可愛愛的,這主意可太正了,膽子太大了。她一沒背景二沒伸手,自己都跟浮萍一樣,怎麽敢闖龍潭入虎穴的。也不知道個怕。”

  “女孩子們之間,總是想互相拯救的。因為她們的靈魂純粹而善良,所以她們無所畏懼。勇敢和逞強是兩回事,更與權勢名利沒關係。”

  慕輕棠澄淨的眸底閃爍著鏗鏘有力的光芒,雖然她嗔怨栗桃舍身犯險,但也打心裏感激佩服這個小姑娘。

  這時,洛傲嵐的手機又響了,就跟約定好了似的,這

  回竟然是高情打來的。

  “阿情哥哥~~”

  “傲嵐,你和慕小姐在一起嗎?”高情小心翼翼地問。

  他那邊有點喧囂,應該是在片場。

  “嗯啊,怎麽啦?要我們去給你探班嗎?”

  “可、可以嗎?”

  高情欣喜又略帶緊張地問,都有點結巴了,“你和慕小姐,能一起過來嗎?慕小姐會不方便嗎?她這幾天……心情有沒有好一些?”

  他內心敏感細膩,因為受過太多傷害,所以對待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

  “阿情,我很好,謝謝關心。”慕輕棠溫和含笑地說。

  “您沒事我就放心了……”高情鬆了口氣。

  “阿情,是不是出什麽事了?你平時不會工作時間聯係我們的。”慕輕棠敏銳地問,怕他挨欺負了不敢說。

  “沒有沒有,是、是栗桃今晚來我們劇組探班……”

  “真的啊!嘻嘻,那肯定是來看你的!”

  洛傲嵐開心地打趣他,“恭喜你啊情哥哥,千年媳婦熬成婆了!”

  “別鬧了,栗桃也不是來看我的,她有相熟的朋友在我們劇裏演女三號,她是來看朋友的順便來看我……”

  高情有些難為情,“我就想,等收工了請你們一起吃個飯。栗桃她真的是個很好的女孩,跟顧家三小姐也是很好的朋友。所以……如果慕小姐您不嫌棄的話,我希望能介紹你們認識,不過您千萬不要勉強!我沒有幫著栗桃拉關係的意思!”

  慕輕棠和洛傲嵐對視了一眼,高情到現在還不知道那些發生在她們和栗桃身邊的驚心動魄。

  自然,也不知道她們現在已經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了。

  “好啊,我和傲嵐晚上去片場找你,結束工作後我們一起吃飯。”慕輕棠爽快地答應了,對朋友提出的請求,她從不躊躇,盡力滿足。

  *

  華燈初上,顧聽潮還在辦公室批文件,保持這個姿勢已經整整三個小時。

  徐霄進來看他,見他桌上的咖啡一口未動,臉色憔悴,這幾日堆積如山的文件已經處理掉了四分之三,心裏真不是滋味。

  “顧總,顧總?”

  他喚了他兩聲,可男人充耳不聞,奮筆疾書,就像個冷冰冰的機器。

  自從慕輕棠離開了他,就像把他奪舍了似的,每天魂不附體,除了工作之外,精神都是恍惚的。

  “顧總,時間差不多了,您該換衣服了。”

  “換衣服?”顧聽潮眼神迷離地抬頭。

  “您忘了?我早晨向您匯報過,今晚,皇帝陛下邀請您去皇宮參加晚宴,現在您該出發了。”

  “不去。”顧聽潮又低下頭,筆在紙上沙沙作響。

  “這次是皇帝陛

  下親自邀請的您,顧董也已經答應了。您……不能不去啊。”徐霄也心知顧聽潮現在這個狀態出席任何活動都是勉強,但皇室的麵子總不能不給。

  更何況,顧氏與卓氏訂婚的日子,可能馬上就要提上日程了。

  聽說皇後殿下主動提出要做證婚人,將軍府那邊已經在給白懿準備嫁妝,即便卓老公爵再怎麽討厭白懿,可既然她是代表卓氏嫁給顧聽潮的,那豐厚的嫁妝肯定不能少,要顧及兩家顏麵。

  “就說我身體欠佳,去不了。”

  顧聽潮輕咳了兩聲,眉目間都是破碎又惹人心疼的美感,“嗬,我現在這個樣,他們也不怕跟我吃飯我突然把血吐他們盤子裏?惡心死他們?”

  徐霄知道他心意已決,不能再勸了。

  這時,顧聽潮的手機震起來,屏幕上顯示——顧聽瀾。

  他眼神有了一點人氣,接起,“聽瀾。”

  “二哥!你想不想見嫂子?!”顧聽瀾嗓音帶著一絲激動的輕顫。

  顧聽潮手一抖,筆從指間脫落,隻是聽見了這句話,他都感到全身血液回溫,迅猛逆流。

  “想。”

  脫口而出,不假思索。

  他想,想得心力交瘁,萬念成灰。

  “那你馬上來片場!我從栗桃那聽說的,嫂子和傲嵐姐會去探班高情,聽說她們已經快到了!”

  徐霄隱約聽見了傲嵐的名字,心髒劇烈搏動,掌心都冒汗了。

  “地址發我。”

  顧聽潮說完這四個字,二話不說掛斷電話,拿起西裝就往外走。

  “顧總!”

  徐霄畢竟是秘書不能多一層考慮,還是憂忡地提醒,“片場是公共場合,您和慕小姐同時出現,會引人非議的!您就算不在乎,那些人如果議論慕小姐呢?您也不在乎嗎?”

  顧聽潮腳步一滯,呼吸也窒礙住了。

  “我偷偷的,遠遠的看著她。不去打擾,還不行嗎?”

  男人的嗓音,幾乎是懇求了。

  曾經慕輕棠是他每晚摟在懷裏悱惻纏綿,極盡溫存的妻子,現在,他唯一出現在她生命中的資格,就隻剩下不去打擾的守望。

  “再說,你難道不想去見你女人嗎?”

  顧聽潮淡淡乜著他,“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麽,徐霄,如果你就這麽輕言放棄,別說洛傲嵐了,連我都會對你失望。”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辦公室。

  徐霄像胸口中槍了似地顫了顫,滿目黯然地歎了口氣。

  就在他準備追隨顧總離開時,他下意識地看了桌上的文件一眼。

  不禁猛然一怔。

  隻見項目文件上,密密麻麻,隻有不斷重複的兩個字——輕棠。

  *

  慕

  輕棠和洛傲嵐按照約定時間來到《巴別大廈》片場。

  “輕棠,今晚八點檔電視台會播出之前已經拍攝完成的前三集,明天早晨八點會出收視率。看來成敗在此一舉啦!”

  洛傲嵐眼含期待,摩拳擦掌,“雖然咱們高情在演戲方麵還是新人,但我看過助理拍回來在現場的錄像,咱們情哥哥演戲很有天賦,很有靈性,半點兒都看不出他不是科班出身的!”

  “阿情一直都是努力又有天賦的人,且他珍惜每一個機會,無論大小,舞台和聚光燈是他的養分。”

  慕輕棠之前也有看過表演課老師發來的高情上課時的錄像,他果然不複她期待,從沒有一天鬆懈地打磨自己。

  “反觀宋狗,嗬,為了壓過阿情屬實是有點兒用力過猛了,從頭到尾不是呲牙就是咆哮,一秒讓我想起那個狗熊怒吼的表情包!這把等戲一播,咱們阿情一定風頭蓋過他,不用尋思!”洛傲嵐自信滿滿地說。

  “噗,你的比喻還真是有畫麵感。”

  慕輕棠被她逗得露出久違的愉悅笑容,“我也覺得在實力上阿情不輸宋凱哲。畢竟宋凱哲他並不是靠實力才走到今天,而是靠著白懿硬捧。更何況他得了影帝後也不愛惜自己羽毛,再加上為了維持白家和高官權貴之間的關係,沉迷聲色,利欲熏心,他身上哪兒還有什麽藝術氣息,更不可能有時間打磨鑽研演技。”

  “也是,過兩年,他估計連狗熊咆哮都不會了。”洛傲嵐冷笑了一聲,“不過,他大限將至,我賭他挺不過今年了!”

  慕輕棠與洛傲嵐剛下了保姆車,就成了矚目的焦點。

  畢竟,顧聽潮向白懿“表白”的事已經傳得滿城風雨,而慕輕棠在整個故事裏,儼然成了被豪門拋棄的可憐棄婦。

  “我的天啊,慕小姐

  本人真的是天仙,人間妄想,這麽漂亮的女人都被顧聽潮拋棄了,咱們這些人還有活路嗎?!”

  “看到了麽姐妹們,美貌在權勢麵前一文不值!”

  “我本以為慕小姐從此會一蹶不振,沒想到她看起來精神狀態不錯啊。”

  “嗬,她晚上在不在被窩裏咬著手絹哭你知道嘛?”

  議論聲陣陣,洛傲嵐忍怒忍得手背青筋都蹦出來了,真想一個個把他們的頭摁馬桶裏。

  但慕輕棠卻神情從容,絲毫不受流言蜚語影響。

  在這些平庸的人眼中,她目前經曆的就已經到頂了。

  慕輕棠不理會,是因為她不屑也不指望這些格局與認知與她有天差地別的人去理解她,她從不需要圍觀者廉價的同情。

  “慕小姐!”

  大編劇金澤

  寅一臉喜色地匆匆朝慕輕棠跑來,那叫一個殷勤,把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要知道,在片場金大編劇比天大,急眼了連白懿和宋凱哲都照噴不誤,竟然對慕輕棠如此親切,果然白懿美貌不敵慕輕棠啊!

  “金編劇,好久不見。”慕輕棠禮貌地笑了笑。

  “您之前答應我的,要客串一個角色,既然您今天來了咱們就今天拍吧!”金澤寅這人向來戲比天大,一見了慕輕棠滿腦子都是拍戲的事兒,不管不顧。

  “金編劇,我們慕小姐這段日子都沒檔期,沒空。”洛傲嵐對這個狂妄自大的男人沒好氣。

  “為什麽沒空?因為顧聽潮?”金澤寅脫口而出。

  慕輕棠:“…………”

  洛傲瀾唇角狠狠一抽,“金編劇,你小名是不是叫提壺啊?”

  “啥意思?”

  “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洛傲嵐叉腰怒目而視,“您就這狗見了都搖頭的情商是怎麽在娛樂圈混到現在還沒被踢出去的?”

  “嘖,我可不是娛樂圈的人,我是文藝圈的人。倆圈不要混為一談啊。”

  金澤寅寫遍癡男怨女,但到了現實中完全感情麻痹,人類的悲歡離合與他毫不相通,“哎呀不就是分手嗎有什麽大不了,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老爺們兒遍地都是,要不我把宋凱哲介紹給你?”

  慕輕棠臉色黑得能滴墨了!

  “我真的會謝!您自己留著用吧!”洛傲嵐真恨不得撲上去撕他的嘴。

  就在這時,傳來一串呼啦啦的腳步聲。

  男主角宋凱哲駕到,經紀人助理禦用化妝師,前簇後擁著他朝這邊走來,這架勢,不亞於皇帝出巡。

  金澤寅一見宋凱哲就表情很不好,好像很大的怨氣。

  “怎麽了金編劇?你臉色好像不太好。”慕輕棠敏感捕捉到了他表情的異樣。

  “可別提了,最近我也不知道宋凱哲在搞什麽!要麽無故請假,要麽來了就學那些紮戲的老戲油子現看劇本,根本不提前背台詞!”金澤寅滿腹怨懟,發起了牢騷。

  “宋影帝拍戲很有經驗,臨場發揮也一定演得很好吧?”

  “屁!三句話的台詞他都背不下來,還得助理給他舉提詞板!不過說來也怪,我跟他合作很多次了,以前他不這樣啊,最近也不知怎麽了,記憶裏就跟衰退了似的,真該去醫院看看是不是腦子出了什麽問題……”

  慕輕棠蹙起秀眉,似有所思。

  而就在這時,她留意到不遠處的宋凱哲,目光恍惚,神情呆滯地抽了抽鼻子。

  慕輕棠眸色一暗。

  這種種征兆,隻能證明一件事——

  他吸了那東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