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biqugeso.net
第2章
  “嗯。”席樂點頭,“那邊怎麽了?”

  大爺搖頭歎氣:“有人跳樓了,死得可慘了,你還是別過去看,免得晚上做噩夢。”

  席樂沒說話。

  “其實吧,我瞧著有問題。”大爺壓低了聲音,“都說是跳樓的,但以我的經驗來看,這人死了有幾天了,最近好像這樣的新聞好幾起……”

  他家裏小兒子在殯儀館工作,知道的事比別人多。

  席樂若有所思,和大爺分別後進入樓道,收了傘,還有空將衛衣自帶的帽子也戴上,裹得很嚴實。

  小區新建沒幾年,明亮的電梯壁上模糊地映出他的臉。

  當席樂看過去時,即使有猜到會看到什麽,心跳還是不可避免漏了一拍。

  又來了。

  鏡子裏的他對席樂露出一個笑容,鏡子前的席樂卻沒有笑,這樣的畫麵在電梯裏顯得有些恐怖。

  席樂不是一個坐以待斃的人,反而是個行動派,否則今天就不會出門買裝備。

  電梯門即將關閉,一個中學生飛奔而入:“等等!”

  在他喘著氣踏入電梯裏的那一刻,鏡麵上的詭異消失不見,仿佛從沒出現過。

  中學生站穩了才看到席樂的袋子裏的刀,餘光瞄了兩眼,立刻往邊上縮了縮。

  狹小的空間裏氣氛詭異。

  電梯門一開,席樂徑直離開,他還在想剛剛的事,思索著到底怎麽動手會比較合理且有用。

  家裏很冷清,他放下東西,去衛生間洗漱。

  白熾燈下,鏡子裏的臉卻很清晰。

  席樂伸手擰開水龍頭,低頭接水洗臉,冷水沁入皮膚,洗手間的鏡子就在頭頂。

  窺視感在頭頂久久不散。

  他深呼吸,抬頭直直看向鏡麵,水珠順著臉頰滑到下巴處,匯聚成滴落入水池裏。

  “滴答。”

  鏡子裏的人和他擁有同一張臉。

  似乎是察覺自己的窺視被發現,“他”微微咧唇,露出一個笑容,有些陰冷。

  “他”似乎想從自己身上得到什麽。

  席樂伸出手碰了碰自己的臉,瞥向鏡子,“你很喜歡我的臉?可惜不是你的。”

  他的語氣很自然,像在和認識的人說話。

  席樂關掉水龍頭,慢條斯理地擦幹手上的水,然後說:“再看殺了你。”

  “……”

  鏡子裏的那張臉依舊看著他,忽然笑了。

  目前來說,席樂不覺得對方有什麽能力,再恐怖也是在鏡子裏,而非現實。

  他威脅完,扭頭離開,留下鏡子裏的“他”死死地盯著那道遠去的背影。

  直到一分鍾後。

  席樂帶著兩把刀回來了。

  殺“人”,他是認真的。

  冬天天黑得早,窗外光線暗沉,衛生間裏安靜到隻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燈忽然滅了。

  席樂心頭一跳,借著一點稀薄的光看到麵前的鏡子變了,變成了濃密的漆黑。

  他試探性伸出手,原本堅硬的鏡麵仿佛流沙,出現一個漩渦,再往回抽時反而整個人都被往裏扯。

  陷入徹底的黑暗前,席樂還不高興。

  自己就這麽被殺了?!

  再次睜開眼時,周圍一片濃密的黑霧,兩米以外的距離就看不清有什麽,席樂低頭,腳下是土地,不是瓷磚。

  他好像是被抓進了鏡子裏。

  “你們是什麽人——”

  沒等席樂想明白,不遠處一道尖利的叫聲傳出來,讓他感覺到事情不妙。

  環境陌生不說,關鍵是自己手上空空如也。

  他的刀沒了!

  忽然,前方的霧似乎散了點,數十道人影齊齊扭頭看向他這邊,動作一致到像恐怖片鏡頭。

  直到中間的那個人開了口。

  “好了,看來新人應該都到齊了。”

  第2章 荒村2

  人都到齊了?

  席樂注意到對方這句話裏用的詞是“人”,說明對方也是人的可能性非常大。

  但在這麽奇怪的環境裏,人也不一定可信。

  席樂沒說話,走過去,才發現這十來個人裏男男女女都有,而且年齡各不相同,看上去根本不可能同時出現在同一個地方。

  “東海哥,應該是沒有其他新人了。”其中一個穿著襯衫的男人向中間的男人點了點頭。

  “走吧。”

  這個男人顯而易見是他們中比較有威信的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常年用力氣的。

  他一開口,一個看起來二十歲的大學生再也忍不住叫道:“這到底是在哪兒?你們想幹什麽?你們不會是什麽恐怖組織吧?我的手機呢!”

  有他打頭,其他人迅速開口質問:“對啊,我們憑什麽跟你們走,誰知道你們是不是傳銷!”

  “你們不說清楚,現在是法治社會,我要等報警。”

  席樂注意到人群後方有個低頭的女生,肩膀不停抖動,似乎是很害怕,對方的衣服有些眼熟。

  被叫做東海的男人看了眼眾人,“這裏是鏡子裏的世界,你們能進來都是遇見了奇怪的事情吧,比如鏡子裏有鬼。”

  有些人注意到了,有些人沒注意到。

  大學生就是注意到的其中一個,驚慌起來,矢口否認:“我是唯物主義的啊,什麽有鬼的,我看是你在鬼扯差不多!”

  席樂注意到他的手捏緊了褲子,顯然是在說謊。

  看來他和自己遇到的詭異事情差不多。

  一個還穿著圍裙的中年女人叫道:“我還要回家帶孩子,你們快放我出去,我就是一個普通人——”

  “我們沒事抓你幹什麽?”襯衫男皺著眉無語說。

  “……誰知道你們要做什麽……”中年女人嘀嘀咕咕。

  周圍的黑霧始終沒有散開,反而有漸濃的趨勢,但令人驚奇的是,在前方留出了一條小路。

  詭異又陌生的環境讓大家心頭布滿陰霾。

  中年女人抓住自己的圍裙,努力地睜眼閉眼,希望自己下一次睜眼就回了自己家裏。

  隻可惜,一切都是空想。

  “走吧,看樣子時間不多了。”海哥招呼了一聲,七八個人齊刷刷地跟著他走。

  大學生扭著脖子:“誰知道你們是要幹什麽,我不走!”

  襯衫男冷笑一聲:“那你就留在這裏,沒人攔著你。”

  他率先往前方走,先前叫囂著要留在原地的幾個人一臉懵,沒想到他居然真的不搭理他們。

  席樂深吸一口氣,隨大流踏上那條小路,路是很地道的農村土路,土有幹裂的縫隙。

  大學生本來隻是嘴硬,現在被這麽激,幹脆一屁股坐下來,真的不打算走。

  席樂回頭看了眼,對方被黑氣籠罩,身影模糊。

  不管是在什麽地方,落單都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一出霧氣的範圍,周圍的景色豁然開朗,他們應該是在田野上,不遠處還有高聳的山和樹木。

  此時應該是深秋,山裏溫度很低,冷到了骨子裏,有兩個人甚至還打了噴嚏。

  席樂有點慶幸自己當時外套沒脫。

  “我們要去哪兒?”有人小聲問。

  襯衫男說:“路是往前的,前麵應該是有人。”

  “我明明是在家裏,怎麽會突然一下子到了荒郊野外……”對方情緒有點崩潰。

  “這就是鏡子裏的世界,進來了在哪裏都有可能,你們最好不要隨便行動。”海哥回頭看他們,“我叫魯東海。”

  他像是經曆過一樣,儼然十分熟稔。

  話音剛落,後頭飛奔過來一人。

  大學生喘著氣兒,臉上驚慌失措,顯然是受了不小的驚嚇,對於自己妥協也不覺得丟臉。

  反而這番動靜讓隊伍末尾的一個女生抬頭,看到邊上的席樂,瞪大了眼。

  買了兩把刀的帥哥!

  “是你啊。”席樂記起來了。

  “你……我……”徐小圓遇見“熟人”,莫名地鬆了口氣:“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來了這裏……”

  席樂問:“你家的鏡子有問題?”

  “不知道啊,我沒注意。”徐小圓嗚嗚,她從來隻看自己好看不好看,哪裏還看其他,“我明明記得我當時是在櫃台後,唯一碰的鏡子就是化妝鏡,早知道我也摸把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