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biqugeso.net
第5章
  第5章

  尹落伊帶著他,先是買了一部手機,然後又走到一家服裝店前,停下,掃視了一眼,突然微笑道:“等我一下,我進去買幾件衣服!你也可以進來看看,本市的明星企業,它家衣服不僅價格公道,而且質量可靠,男裝女服都有!

  尼瑪,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剛才還是一塊冰,現在又陽光明媚。

  說著,便拉著蕭寒走進了一家名叫胡小仙的服裝店。

  “這件衣服結婚穿怎麽樣?”忽然,蕭寒問了一句尹落伊。

  尹落伊語噎,突然變的很是驚訝,心裏暗想:“就這邋遢樣......結婚?”

  再一細想:“人家結婚......不也很正常的嘛!”

  “頭發這麽亂,你要不要去做個發型?”於是,尹落伊莞爾一笑,問道。

  蕭寒並未反對,隨後,跟著尹落伊在發廊又做了個發型,配上剛換的黑色禮服,頓時,一個精神小夥映入眼簾。就連一向冷豔的尹落伊,不免看的都有些癡了!

  “沒想到邋遢男,一收拾,還蠻看的過去嘛!”

  作為明珠市靜安區分局的第一警花,尹落伊屬於典型的外冷內熱,外表看似是一個冷豔女警,而內心則還是個花季少女,喜歡追劇追星,愛美,就是因為所處的身份,才把另一個自己掩飾的很深。

  “小姐,你看那不是蕭寒嘛?”

  此時,兩個女子恰好也從胡小仙服裝店門口走過。

  “這個王八蛋,都跟你有婚約了,還和別的女人逛街!”留著雙馬尾的姑娘氣憤說道。

  旁邊女子才注意到,蕭寒正在這家店裏,還和一個姑娘有說有笑的。而門口的這個女子不是別人,正是蕭寒的未婚妻,慕蒨茹。

  看著裏麵的蕭寒,一抹醋意從心底油然而起,但又飛快掠去,白皙的臉旁無風無雨,似乎未起絲毫變化,依舊冷然!

  而此時,蕭寒卻並未發現店外的慕蒨茹。

  “我要去教訓這個王八蛋!”說著,雙馬尾的姑娘氣呼呼的就要進店裏麵。

  慕蒨茹趕忙拉住丫頭。

  淡淡說道:“這件事到此為止,我們走!”

  然後疾步遠去,雙馬尾的丫鬟也氣衝衝地追了上去。

  蕭寒和尹落伊逛完商場,兩人準備分道揚鑣。

  “哎,你能不能幫我辦張身份證?”蕭寒忽然叫住了尹落伊,試探道,眼神哀求。

  “可以,不過你得給我你的舊證件。” 尹落伊似乎一點也不驚訝,想想答應道。

  這麽邋遢的人,丟失證件這種事,想必就如同家常便飯。

  “沒有身份證件,我山上長大的!”

  看到尹落伊一臉為難的樣子,蕭寒猜想這種事怕是不容易,於是輕歎道:“算了,如果不行,那我就......不麻煩你了。”

  “證件申請要半個月左右,這段時間......你可以住我家。” 尹落伊遲疑了一下,還是答應了。

  她不願看到有人流離失所,而且眼前之人,貌似不壞,就是有點腦子不正常。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太好吧,何況我有未婚妻子呢?” 蕭寒心想,臉上的表情有些微妙。

  唉,的確是腦子不正常!

  “你別多想!我就是差個合租的,房租便宜些!” 尹落伊冷聲道。

  “哦,原來是自己想多了?”

  “這樣才對嘛!堂堂的醫仙,怎麽能這麽隨便!”蕭寒自語。

  “房租我一定交,那就有勞伊伊姑娘了!”

  “不要伊伊的叫我,我們沒那麽熟。”尹落伊臉色驟變,冷聲道。

  “那......就多謝落伊小姐收留!”蕭寒誠然。

  “額…”

  尹落伊甚是無語,卻又無可奈何。

  如願,兩個本是互不相關的陌生人,因為種種,最後演變成了一個屋簷下的同居關係,尼瑪,有沒有羨慕嫉妒恨!

  ......

  晚安!

  一覺醒來,天空下起淅淅瀝瀝的小雨。

  今天是周末,本來不用上班,但是不知為何,尹落伊接了一個電話,就急急忙忙的出門了。的確挺無聊,蕭寒也出去溜達溜達。

  走在雨間的長道,尋覓著都市的形形色色。

  “緊急通知,緊急通知,靜海區跨海大橋發生特大車禍,請各科室立即組織人員前往救援。”蕭寒路過靜海區的市立醫院的大門口,忽然聽到一則廣播通知。

  “關我鳥事,我又不是市院醫師!”蕭寒撇嘴,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怏怏走開。

  ......

  靜海區跨海大橋這邊,車禍現場實在太過慘烈。

  哭聲,喊聲一片,一副副擔架抬著傷者往救護車上搬去,有的人躺在擔架上一動不動,鮮血染紅了衣裳,有的人撕心裂肺的吼叫著,疼的手足無措的胡亂抓狂。

  而此時,一名小男孩就躺在救護床上,直接一動不動沒

  了心跳,情況很嚴重,急救科的一名主任醫師正在全力搶救。

  注射腎上腺素100CC,趕快......多巴胺200C,一番緊急搶救,小男孩這才恢複了輕微的震顫,但是,氣息還是若有若無!

  “李主任,張副院長讓你趕緊過去,那邊的陸老爺馬上快不行了!”突然一個年輕醫生慌忙的跑過來,拉著李主任就要離開。

  “哪個陸老爺?”

  突然,李主任心頭一震:“難道是明秦市四大家族之一的陸老爺?”

  “可是,我這邊還有個患者,也是生命垂危!”李主任糾結道。

  “您還是趕緊跟我走吧,陸家主可是我們明秦市醫院的董事,每年給我們醫院投資上千萬的大客戶。”

  此時,小男孩的媽媽醒了,找到孩子抱著就是痛哭,拉著眼前醫師道:“李主任,求你救救我的兒子,我不能沒有我的孩子!”

  “主任,趕緊,再晚就來不及了!要是陸老爺那邊,萬一真出現什麽事兒,副院長怪罪下來,你我都難辭其咎!”

  小男孩的媽媽,這會兒,哪還聽不出來。李主任是要放棄自己兒子,去救治有錢人,急忙抱住李主任的大腿,懇切道:“求求你,先救救我的孩子!”

  一邊是小男孩,一邊是明秦市的大亨,李主任陷入兩難。

  不過想想,自己兒子明年就要上高中了,媳婦下了死任務,必須要去明秦市重點高中,而以自己兒子的成績......則很難。正愁怎麽托關係呢,剛好陸老爺就是明秦高中的校董,隻要他一句話,自己兒子妥妥就能上!

  心裏一番糾纏,終於,利益至上擊垮了他的道德底線。

  “小張,你趕緊去找楊醫生,讓她先將病人的病情穩住,我去去就回!”

  李主任說完,頭也不回的跟著前來找他的年輕醫生,風一樣的疾駛而去。

  小張是今年剛來院的實習生,什麽都不懂。

  此刻,小男孩的嘴角又溢出了一口鮮血,小張急了,慌忙地大聲呼喊:“楊醫生,楊醫生!”

  可是諾大的地方,楊醫生根本聽不見。

  這可是上百輛車的大型車禍,還下著雨,鬼才能聽見,小張急忙跑開去尋找楊醫生。

  小男孩的母親,抱著兒子有點瘮涼的身體,眼神呆滯,似乎認命了,眼淚悄然滑落。

  “趕緊讓開,你兒子還有救,你要是再這樣,他可就真要死透了!”忽然,一個冷淡到有些不屑的聲音,在小男孩母親的耳邊回響。

  似乎抓住了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小男孩的母親猛的回過神來,望著眼前的陌生男子,眼神哀求,又充滿希冀,那是一個偉大母親所能為自己孩子做的最後的愛。

  眼前之人,一襲黑色禮服,西裝打扮,貌似吊牌還在!

  而此人正是蕭寒。